首页 > 共享次元 > 正文

日本物语 剑术看日本

可米
分享+
0

剑术文化 JYO 装甲恶鬼村正


“最近剑道练的怎么样啊?”


“咦?剑道?我学的是剑术来着……”


“啥?剑术?和剑道不是一回事?”



  类似以上对话,是笔者时常要面对的一个问题,在此我们可以看到两个词语“剑术”与“剑道”,这经常被混淆的两个概念。实际上,在笔者受邀之时,也面临了这两个词语被混淆的误会,也因此从而引出此篇拙文的第一部分内容,“剑术”与“剑道”到底有什么区别?又各自代表着什么意思?在此想先原谅笔者冒昧引用一下全日本剑道联盟最高顾问,国际剑道联盟会长,武安义光先生在讲演会中的内容:



从剑术到剑道



  剑道本来是由“剑术”发展而来,但进入天下泰平的江户时代后,武器地位日益低下,以竹刀和防具,将全力稽古(武道中练习称为稽古)、比试胜负化为可能性,使其在武士阶层与平民中都能得以发展。同时,教育效果也得以被承认。竹刀、防具的出现,可以说是剑术革新的开始标志。


  如同诸位所知,剑术在社会制度改变的明治之后也得以延续,在此之后以“剑道”名义被引入学校教育中。


  毫无疑问,剑道是日本文化孕育的果实。但,这和自古流传下来的文化遗产不同,在内容上是进步并高度持续的文化。


  并非侧重胜负,而重视基础的“指导法”,确实可行的胜负判定的“裁判法”,作为奖励的“称号、段位制度”。这些都是构成剑道文化系统的重要要素,在如今的时代,发扬这些内容,以“剑道的理念”来延续传统的日本剑道,进而为培育社会人才做出贡献,然后请将这份恩惠推广向全世界。


  由以上文字,我们可以很直观的看出剑道是由剑术发展而来,但同时笔者也可以很负责任的说,如今的剑道并非等于剑术。让我们先以简单地介绍剑术的发展来作为话题的切入点。剑术有三源说的说法,皆起源于室町时期,当然毫无疑问在此之前剑术便已经存在(最早的剑术流派可以追溯到古坟时期,但此时的刀还并非现在概念上的日本刀)。通常三源说是指念流、神道流、阴流三流,而中条长秀开祖的中条流是将念流加工自家家传刀法而成。故也有念流、神道流、阴流、中条流四源说法,或中条流、神道流、阴流的三源说说法。从此源头开始,后继者纷纷发展出各自的新流派,到江户时期,流派数达到700以上。笔者现在所修习的一刀流便是发展自中条流。在简单地对剑术发展有了初步概念的基础上,笔者来重点谈一谈剑术与剑道的区别。


1512629530515231.jpg



  如武安义光先生所言,在江户时代,各大道场纷纷流兴使用竹刀与防具来保证习剑者的生命安全(木刀也能简单致人重伤)。本身这种行为是有助于习剑者全力稽古,并在不伤及人性命的基础上来实现比试的胜负的。但使剑道偏离初衷的,也正是这一点。结果使得剑道在发展过程中趋向于竞技化,追求形式上的胜负,而逐渐失去了原本作为真剑替代品进行剑术稽古的功能性。这也正是武安义光先生之所以提倡的,并非侧重胜负,而要重视基础。剑道的世界是段位的世界,高段位者对于低段位者而言是绝对的,剑道段位的审核制度中,考取初段后必须要有一年空白时间才能考取二段,三段则需要两年,以此类推,而八段则需要考取七段后十年时间。即使每次审核都一次通过,升为八段也需要花费三十年以上时间,段位越高审核标准越严格,这其中甚至包括人际关系的考验(所谓黑幕)。


  现代剑道是武道,但毫无疑问已经倾向于体育化。为什么说现代剑道偏离了剑术的初衷?剑道所使用的竹刀在发展过程中趋向长而轻。长,能使竹刀更早一步打击到对手。轻,能使挥动竹刀变得更为迅速。这种便捷对于习剑者并非是有益处的。竹刀是圆柱型,没有刀筋的概念,而对于真剑,刀筋与施力方向不一致会导致不能切入对方,甚至进而使刀身变形扭曲。更为关键的是,剑道追求速度进行“打击”,而非剑术追求破坏力的“切斩”,这导致剑道家和剑术家握刀挥刀方式甚至也完全不同。历史记录来讲剑道家对上示现流剑士的悲剧数不胜数,剑道家用既不能一击致死又不能阻止对方剑势的攻击先手命中,但随后被对方一刀夺命。笔者的恩师也曾有一次对我提起过要斩就从天顶斩至地面,像剑道那种打击面的小动作没可能能斩开东西。既已至此那么是否剑道对于它诞生的原本目的已经完全丧失了呢?话也不能这么说,剑道可以相对很好的锻炼习剑者对战的意识,这对于学习剑术者只进行组太刀稽古(后文会详细说明)是难能可贵的。而事实上也有相当剑术道场进行古流剑道稽古,这些古流剑道普遍使用短而重的竹刀,学习熟练运用组太刀学得的剑术技巧,并锻炼对战的意识。


1512629634833508.jpg


  笔者曾听闻一部分剑道同好说起剑道和居合道双修可以纠正刀筋不正的恶习,达到剑术的目的。事实真是如此么?笔者并不同意这种观点,请允许笔者顺势稍微提及一两点居合道。居合道,也许大家顾名思义认为居合道就是拔刀,这个说法没错,但反之拔刀就是居合道,这个观点就有那么一些问题了。拔刀术或者称为居合、居合术为剑术的一个分支(但通常拔刀术被认为是和剑术完全不同的),始祖为林崎甚助。拔刀术、居合、居合术简单来讲就是大家所了解的刀收入鞘,拔刀斩击的技术。但这多了一个道字的居合道就有那么一点微妙的不同了,居合道是将居合现代武道化的产物,目前日本修习居合道人数最多的两大流派为梦想神传流和无双直传英信流。居合道学习全日本剑道联盟所制定的一十二本业以及各个流派的古流。如今的居合道更偏向于演武,大赛评价的是姿势的优美与标准成度,而这所谓标准又常常随着年代而改变。其中一部分标准往往以身体或刀的角度来定论,比如挥刀要从头上平行地面切至身下平行地面,即划出一个一百八十度弧。这种规则标准显然对于修习剑术者又是一个毫无意义的恶习。尽管修习居合道确实能改善因剑道积累下的刀筋不正等等恶习,但也会因为居合道染上新的恶习。所以笔者否定同时学习剑道和居合道就能达到剑术的效果这一观点。


  以上文字构成本文的第一部分,着重想为大家梳理清剑术、剑道、居合道等等概念。也许对于读者诸君,以上文字着实枯燥乏味,那么在第二部分笔者想以剑术为中心轻松浅显地谈谈日本思想、文化以及剑术在如今日本的情况,甚至可以稍微聊一聊笔者所学习的一刀流。


1512629873990134.jpg



“武士在明治时期大都死光了,其实现在的日本人基本和过去时代是完全不一样的两批人。”



听闻教授此语,目眩良久。迁思回虑,又觉得有那么几分道理,尤其是眼前所见,更让我恐惧不堪。


东京,位于极东岛国上的都市。


东京,全球最大的巨型都会区。


东京,历史上江户城的所在。


东京,一个追逐梦想的地方。



  在东京,大街小巷奔走的人群中,你总不会看漏那些,或挎着包裹在,小巧精致外壳中的什么,或又背着一人高的巨箱,匆匆而过的人们。东京是一个追梦人聚集的地方,年轻时怀揣着梦想和不安来到这个城市,人至中年或踌躇而归,或满载幸福的喜悦。在那其中,是否有注意过也曾有或背着刀袋或拎着防具擦肩而过的人们呢?东京,历史上江户城的所在,剑术繁荣的中心,为了习剑来到心驰神往的东京的人也是有的吧。而在几百年后的今天,剑术在这个曾经兴盛的土地上又是怎样一种状况呢?请允许笔者将视点聚集在江户时代被称为三大道场之一,现位于东京都内二十三区内杉并区的北辰一刀流道场玄武馆(并非笔者所习一刀流道场)。北辰一刀流是江户时期剑豪千叶周作,融合千叶家家传北辰梦想流与中西派一刀流所创流派,曾一度被传为幕末最强流派之一。


  玄武馆,作为现存北辰一刀流体系中的重要分支,在如今时代扮演着何种角色?直言不讳的说,笔者认为这是一个很遗憾的问题,因为在玄武馆,北辰一刀流实质可以说已经失传了。千叶周作用自己的理解改进了一刀流组太刀,编成了四十三本北辰一刀流组太刀。话题进行到这里,笔者想先解释一下何为组太刀,组太刀正是所谓剑术的形。组太刀稽古,正是学习剑术的形,可以说学习剑术的技巧,组太刀正是这本体。组太刀需要两人来共同配合完成,其中一人称为仕太刀,职责在于展现剑术的技巧,另一人称为打太刀,佩戴笼手,协助配合仕太刀负责引出剑技。通常上级者担任打太刀,而下级者负责仕太刀。毫无疑问每一本组太刀都是先代剑豪智慧与实践技术的结晶,这其中不仅包含人体学、力学,也含有心理学甚至哲学思想。所谓剑的技巧精华,正是融于这一本本的组太刀之中。


1512630073494784.jpg



  以上便是对组太刀一词的简单说明,那么我们将话题回归原处,千叶周作所创四十三本组太刀在玄武馆实际上是无人掌握的,它们已经在历史的洪流中消失殆尽,这使得玄武馆变成一个羊头狗肉的现代剑道俱乐部。而玄武馆关系者中,又有一些成员存在关系并不和睦问题,在剑的道路上修行的人们,一个受佛教观念影响深远的古老民族,在2ch上指名道姓地互吐口水,又是显得那么的不可思议。然而读者诸君也尚可不必担心,北辰一刀流的另一重要分支,位于茨城县水户市的东武馆得以保存了一小部分北辰一刀流组太刀,并通过小野派一刀流的协助,复原了全部四十三本组太刀,尽管这复原的四十三本是否和江户时代一致已无从可考,但能将这先代剑豪知惠结晶作为一种文化形式保存下来,实属一大幸事。


  尽管笔者以北辰一刀流为例诚乃无奈之举,但现实上这种失传的现象并非只存在于此一家,而是广泛存在于整个日本武道界的。如同笔者上文所说,修习剑术之人毫无疑问可以称为一个“古老的民族”。明治维新后,日本开始大规模接受西方思想文化改造,作为日本传统代表的武士阶级遭到扼杀,一个时代得以终结。二战后战败的日本被GHQ进驻,随之缔结的日美安保条约,使得日本真正意义上的成为了美国的“情妇”。纵观如今的日本年轻人,或多或少有一种对西方世界的憧憬向往。对于甚至连染发都被禁止的日本武道界,又有多少人能对其趋之若鹜?日本的传统精神正在逐渐丧失其本质,趋于少数化和标志化。仅仅作为日本人身为日本人对自身历史的一种认知,真正将其发扬继承下来的又有几人。如果说佛教思想对日本人的影响是悠久深远的,如今在这个和平的极东岛国,被西方思想文化意识观念侵略的日本年轻人,正如同席卷全球的潮流一般成为了只为娱乐而生的物种,成为了浮华茫然的生物。就像不知欲望为何物而仅仅受命执行的禁欲者,受到甘美的诱惑就会迅速堕落一样。这种古典的传统也许必定会作为一种形式保存下来的同时,渐渐失去它的本质。日本,正是这样一个各种思想文化影响下的混杂国度。值得一提的是,因为日本剑术在思想上与古代中国思想上有所相通,不如说是因为过去的日本受古代中国影响深远,所以修习剑术者,一个古老的民族,其中不乏有对中国文化抱有兴趣好感之人。


  在这个部分的最后,来稍许在可以的范围内聊一聊笔者所修习的剑术流派一刀流。所谓一刀流的一刀,恐怕大部分人会顾名思义,认为一刀指的是一把刀,或指一刀必定斩断对方身体等等意义。其实事实并非如此,据一刀流兵法十二个条目录记载,一刀流称为一刀流的来源毫无疑问是开祖伊东一刀斋其名,然而其实这里面还有更深一层的含义,这也正是元祖改名一刀斋的缘由。由一太极阴阳相生,变化无穷,二元复归一太极。万物太极由一开始,由一刀衍生出万事万物又复归一刀,从而为一刀再起之理。且一刀流在字义上有让刀“流”的含义,流即为衰落,然而当流不可落,落则指一刀起一刀落。流是水,将流水之势扩大,则能冲山动谷。万事万物无穷无尽,舍弃元心的极至,便是当流的起源。提及一刀流便不能不说的一个关键词,恐怕也是读者诸君但凡对一刀流抱有那么丝毫兴趣的原因,也就是切落。笔者的恩师也曾无数次提及所谓一刀流就是切落,对于懂行的人一看到你使出切落的技巧便能立刻明白你出自一刀流。那么这个一刀流代表性技术“切落”究竟是什么呢?恐怕大部分朋友对切落都存在一个误解,认为是两方对称的斩出一剑,使用切落的人不但可以一刀将对方剑切落,还能顺势直接斩杀对方。这个理解也正确,也错误。


  事实上,广义的切落在一刀流剑术里可以说是无处不在的。一刀流组太刀中“一胜”是切落、“折身”在起身的一瞬是切落、“切返”中亦要用到切落、“里切”还是切落、“早切返”更是切落,甚至正五点中的“妙剑”也和切落脱不了干系。说到底切落很难用语言形容出来(其实剑术本身亦然),广义的切落,己方砍出的一剑让对方砍出的一剑偏离它本来的轨道,而己方的剑仍保持在有利位置,那么这就是一次成功的切落。对方的剑已经构不成威胁,而性命正牢牢地被你握在手中,深知一阳来复这进攻时机的剑术家此时绝不可能轻举妄动做出无意义的挣扎反抗。


1512630153871995.jpg



“奈良原一铁?”


“对,他是一种日本式的浪漫,我的浪漫。”


  既然本文刊载于场刊,那么笔者半点ACG不提似乎显得太不识时务,不懂风雅。剑术之于ACG,除了说说“那些动画游戏里的剑道妹子拿起日本刀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扔三次元都是逗比真当自己手里的是激光剑啊”之外,我们还能聊聊什么呢?想都不用想,前Nitroplus剧本家奈良原一铁。奈良原一铁其人,笔者想必诸位熟练的erogamer对其风格自然了然于心,他和钢屋、东出同人时期活动也是茶余饭后倒背如流的一段佳话,奈良原本人化名辗转多次才得以进入Nitroplus的故事也都耳熟能详。本文最后让笔者来稍带两笔谈谈奈良原和他的作品。2005年,当东出还在描写着怎么用一把不弯不折的“日本刀”横砍开一辆汽车时,奈良原却献上了一部无比小巧精妙的浪漫剑剧。可能大部分人都仅仅将这部叫刃鸣散的作品的意义归功于Nitroplus上层的开放,却忽视了奈良原对于整个业界独一无二的价值。一个人如果说自己因为喜欢装甲恶鬼村正而喜欢奈良原一铁,那么他也理应喜欢刃鸣散这部作品,因为它们都表现出了共通的,一种日本式的思想和浪漫。


  也许也会有玩家不屑地哼到:“什么思想?右派思想么?”日本不缺右派思想,eroge界也不缺,winters的剧本家平井次郎可以让角色心平气和地一次又一次的重复日俄领土争端的所有岛屿的名字并说这是日本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是显然奈良原不同,就像过去的武士电影,总要让他们的主角死在火枪之下一样。那是一种古老民族的悲烈。因为这种剑术家的浪漫和一直对剑术抱有兴趣的笔者的期待不谋而合。刃鸣散也得以成为笔者心目中05年最重要的一作,swan song不行,水仙花也不行。对于完全没有日本武道经验的玩家,甚至对日本文化了解尚浅的玩家恐怕很难接受理解刃鸣散的独妙之处。装甲恶鬼村正,这部作品常常因善恶相杀的设定受到部分玩家诟病,其实这种思想并非奈良原所原创,而是以一种传统西方善恶观为原型发展而来,如果这也要被指责为“中二病”,那么恐怕一切不为大多数人所知的学说是否都存在被以“中二病”一词全面否定的危险性。装甲恶鬼村正是一部宏大得可怕的作品,也是少数能在eroge中写出真正的战争悲壮感的作品,怀抱各自梦想与目的的人们登上同一舞台,或含恨而终,或归于安逸,日本传统精神与西方价值观的碰撞在此淋漓尽致,作品中可以清晰地看出奈良原是一个逻辑严谨又博学多识的人。


1512630234393147.jpg


  关于剑术,在装甲恶鬼村正中,奈良原自创了剑胄体系,如果说脚踩在地面时,奈良原尚可用自己剑术知识描写每一场剑术对决的剑理,空战时却只能流于互报招式名字的玄学,这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装甲恶鬼村正理所应当是eroge界的一块瑰宝。但更为遗憾的是装甲恶鬼村正发售后,奈良原借小坂崇气之口说出了“剧本家不该在剧本之外的地方说话”后就销声匿迹。09年Nitroplus十周年纪念本中的全staff列表里实际并没有奈良原,所以笔者一度怀疑奈良原在制作村正时已经是外注身份。尽管N+方面一向对外将staff塑造为奇人变人形象,但能在作品中熟练运用标准敬语的奈良原至少不该是个没常识到在主笔作品即将发售之时都不愿在全staff里报个名字的人。另外小坂有提到奈良原学习过居合道,而对他是否真学习过剑术并没有提及。



0
可米 私 信 关 注
 

国内优秀的ACG文化资源分享站!

海量前沿信息+文化主题探讨+社区网友互动点评

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发私信



登 录

提示信息!关闭